C罗与曼联:从游子远行到七年之痒

马德拉群岛,依偎在它葡萄牙母亲西南端的脚下,但是严格来说,它在地理区划上是属于非洲的,因此,这座小群岛也惊奇地使葡萄牙这个面积仅有九万平方千米的蕞尔小国成为了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横跨两大洲的国家。

马德拉群岛拥有极其美丽的景观与极其宜人的气候,是欧洲有名的度假胜地,许多名人雅士都曾来到这里居住过,如古代之哥伦布、近代之茜茜公主;文艺界之萧伯纳、政治界之丘吉尔等等,著名作家三毛女士甚至在马德拉岛居住期间给这里改了一个更为诗意浪漫的名字——“马黛拉”。

但是,对于距此相隔天涯海角的我们来说,马德拉真正有了名气还是因为它孕育出了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

C罗的巅峰时光主要奉献给了皇家马德里,他在这座世界上最伟大的足球俱乐部效力了接近十年的时间,在这期间,他拿下了不计其数的冠军荣誉。但是,尽管如此,也不会有人否认,远在英伦大地的曼彻斯特联队才是C罗的家。

当2021年8月,行已36岁的职业生涯已不可阻止得迈入老年的C罗再次回归曼联时,他得到了曼联球迷们极其热切的欢迎,全世界的足球人都期待着C罗与曼联相互奔赴的落叶归根的故事能够成为足球历史上的一段佳话。

可惜,事与愿违的是,C罗回归曼联并没能得到令人满意的结局:C罗在欧冠赛场上没有能走得比在尤文图斯时更远,也没有取得任何冠军荣誉,而曼联则一下子掉到了第六位,还在新赛季的开局连吞败果,以一种全球球迷都难以想象的方式输了球。同时,C罗还与曼联管理层在转会方面无法达成一致而造成了对峙相持的局面。

C罗回归曼联,离不开弗格森的劝说。当2021年意甲开赛之后,天空体育、ESPN、尤文跟队记者等消息源接连放出了C罗可能投奔曼城的消息,连转会方面的权威专家罗马诺也透露了曼城方面对C罗的加盟保持期待,甚至新闻界还传出了曼城核心球员德布劳内对C罗表示欢迎的消息。

在这个节骨眼上,曼联主帅索尔斯克亚明确表态:如果C罗想要离开尤文,则曼联永远对其敞开怀抱,前队友鲁尼在接受采访时公开说,如果自己是C罗,那绝对不会去曼城,最关键的是弗格森,他在最后跟C罗通了电话,建议他“遵从本心”。

在曼联方面一击组合拳之后,C罗并没如传言最初所传的那样去了曼城,而是近乎压哨般地回归了曼联,那时的他或许自己也以为自己这次的回归是一场神话般的“王者归来”。

当C罗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他还只有18岁,那时的他已经有了1224万英镑的转会费。

当时的C罗仅仅初出茅庐就光芒四射,虽然登陆葡超还不到一个赛季,只有17岁的他就在25次登场中取得了3球6助的成绩,在那一年的土伦杯赛事上,C罗在首轮面对英格兰的比赛中就取得了进球,并最终率队一同夺冠。

不过,起初对C罗最感兴趣的英超豪门是阿森纳,C罗先后接受过两次阿森纳的试训,温格对他爱不释手,可是里斯本竞技对C罗超过一千万的报价使永远手头紧张的温格只好忍痛割爱,放弃了签下C罗,这也成为了温格教练生涯中的极大遗憾。

2020年10月,教授在接受BBC体育的采访时说:“如果C罗能和亨利、皮雷、维尔托德以及博格坎普一起踢球,也许阿森纳能在一个赛季内打入200粒进球。”

而除了温格之外,对C罗需求最强烈的就是弗格森,英伦大地上其他愿意签下C罗的俱乐部都希望购下他后再将他回租里斯本一个赛季,而弗格森爵士则愿意立马就把C罗纳入一线队,甚至愿意给他比在葡萄牙体育还多的出场机会,这使得C罗的经纪人门德斯暗下结论——曼联就是那个最适合自己雇主的俱乐部。

C罗能够达成如今这么高的成就,在职业生涯中,最应该感谢的就是弗格森在性格和战术上的强硬。

2003年那场曼联对阵葡萄牙体育的友谊赛是弗格森决定签下C罗的直接原因,在那场比赛中,C罗把奥谢过得找不着北,震惊了队内的所有人。

曼联传奇后卫费迪南德回忆说:“当时我们和葡萄牙体育踢友谊赛,半场休息时奥谢喘得不行,甚至需要个氧气瓶。我们告诉他盯紧C罗,但是他喘得太厉害都没答复我们。”

不仅费迪南德,斯科尔斯、尼基-巴特等曼联的灵魂人物都对C罗赞不绝口。于是,弗格森痛下决心,最后拒绝登上球队大巴,他直接告知曼联管理层——如果不签下C罗,他就不回英格兰了。短短六天之后,C罗与曼联就签约了。

就这样,弗格森用自己的强势在对C罗的追逐上击败了阿森纳、利物浦等其他英超豪门:大胆地承诺给C罗主力;大胆地用高价在小将身上赌博(那个年代齐达内从尤文转会皇马的费用也仅有6400万英镑);大胆地用自己为要挟换取曼联俱乐部对于C罗转会的接受。

乔治-贝斯特、坎通纳、贝克汉姆……7号球衣之于曼联有着10号球衣之于巴萨的特殊地位。刚刚出道的C罗到曼联后本想维持低调,继续穿他在葡萄牙体育的28号球衣,但是被弗格森强硬拒绝,他说:“不,孩子,你要穿7号!”从一开始,弗格森就对这名18岁的小将寄予了接班超级巨星贝克汉姆的厚望。

这个选择带有很大的风险性,在那个时代,没有任何人敢确保一个才出彩了一个赛季的年轻人能够成为世界最佳,但是弗格森对自己的眼光和育人能力有相当的自信,且愿意为他倾斜资源,03/04赛季曼联的第一场比赛,C罗就获得了半小时的出场时间。

在英超的首个赛季,C罗在联赛29场4球,在足总杯5场2球且夺冠,在欧冠赛场中也出场了5次。最终,他以边前卫的位置入选了欧洲足联最佳阵容。

应当说,弗格森真的把C罗当作儿子在培养,弗格森执掌曼联数十年,执教过的顶级球星不计其数,但从对球队的贡献来说,布莱恩-罗布森、史蒂夫-布鲁斯这些弗格森王朝的建队基石人物并不输给C罗,但是他们都没能从弗格森那里得到比C罗更多的耐心。

而老队长罗伊-基恩在媒体上公开对以C罗等人为代表的年轻人展开批评,甚至直接导致了自己被雪藏乃至于最终被解雇。

2004年圣诞节前夕,队友阿兰-史密斯就与C罗这个当时还乳臭未干的小孩发生了严重冲突,甚至动了手,这次事件极为严重,可是弗格森这样一个极端强调纪律和团结的强人却使用了很柔和的办法解决此事,他并未怎么批评C罗,而是将他放回葡萄牙避风头,直到风波平息后再归来。

之后,05/06赛季欧冠D组最后一场比赛是生死战,曼联必须击败本菲卡才能挺入下一轮,而C罗表现不佳,自从第23分钟吃到黄牌之后,他的突破效率就大打折扣,甚至浪费了一个黄金机会,全场游离于战术体系之外,而弗格森居然还坚持让他踢下去。

当吉格斯被换下时,他直接质问教练组为什么换下他而不是C罗,加里-内维尔也指责C罗不断失位破坏打法。最后,C罗因为对本菲卡球迷竖中指而得到第二张黄牌被罚下,最终曼联战败,而C罗成为了头号罪臣。但是弗格森依然对他保持了极大的耐心。甚至授意自己的助教、与C罗是老乡的奎罗斯给C罗更多照顾。

2006年5月,在一次训练中,C罗又与范尼发生了冲突,起因是范尼长期不爽奎罗斯对C罗的庇护,便对C罗故意发出了挑衅,没想到激到了C罗刚刚失去父亲的痛点,直接引发了激烈而拳脚相加的冲突。事后,弗格森又一次在矛盾中站队C罗,直接在几个月后把范尼扫地出门了。

范尼讥讽C罗是奎罗斯的儿子,他说得不准确,那个真正把C罗当儿子一样看待的人是弗格森。

2016年,弗格森在接受《图片报》专访时,解密了喜欢C罗的重要原因:“他对足球有着不可思议的热情,他永远期待着每一堂训练课,他总想着不断进步,想着赢球,他对重要的比赛充满了期待和热爱。”

当然,这种对于足球事业的热情与对胜利的渴望是许多足球巨星的共同点,而C罗独受“老爵爷”的青睐必有着其他原因,那就是他超人般的进步和发挥——

“我在曼联时,C罗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取得进步最快的球员。他总是不断磨练他的射门技术,右脚、左脚、头球和过人。他的进步令人惊奇。

通常高水平的球员只能保持5到6年的最佳状态,然后就会走下坡路,但是,C罗保持上佳状态已经超过10年,这是他的出类拔萃之处,每个时代都有个特殊的足球天才,C罗就是这个人。”

弗格森除了夸奖C罗外也指出了一个关键,即C罗在曼联实现了由单纯突破型球员向兼具突破能力的得分手的成功转型。

早期的C罗进球数还并未达到皇马时代那种夸张的地步,但是他对过人的迷恋却独树一帜,根据Opta的数据,刚到英超的第一年,C罗的过人次数达到场均9.5次,这是英超历史上所有年轻球员中的最高纪录。

而05/06赛季欧冠对阵本菲卡的比赛中,C罗更是完成了20次成功过人,至今还保持着记录无人超越。而内马尔、梅西、萨内蒂三名南美巨星仅能以单场16次成功过人并列次席。

C罗的转型由弗格森推动,在弗格森看来,对于C罗这样的球员来说,射门远比过人更重要。因此,曼联时期的C罗一直在努力提高自己的射术,最终成为了一个在门前的全能战士。

早在2004年欧洲杯结束后,伟大的克鲁伊夫就曾对C罗做出过“30年难得一见的天才”这样的高度评价,而这样的天才最终没有成为方仲永。

而之后,即使是罗伊-基恩、阿兰-史密斯、范尼这样曾与C罗发生不悦的名宿,也心悦诚服地给C罗送上了盛赞。

事实上,早在2006年,还并未成为世界最佳的C罗就已经引起了皇马的兴趣,正在竞选皇马主席的卡尔德隆希望利用得到C罗作为获得竞选胜利的筹码。

根据弗格森在2017年接受《法国足球》记者采访时透露,那时的C罗就已经萌生去意了。

因为在那一年世界杯的英葡大战中,英格兰核心中锋鲁尼因犯规被红牌罚下,而C罗被指控影响了主裁判罚,事后,C罗受到了英国媒体的猛烈批评,压力巨大,且皇马方面也向他抛出了橄榄枝,他便有了远走西班牙的想法。

为此,弗格森专门前去里斯本劝说C罗:“我不想把你卖给卡尔德隆。但如果你能好好踢,以后我会让你离开。”同时,门德斯也以为留下是更好的选择,于是,C罗放弃了转会皇马,继续留在了曼彻斯特。

之后,C罗夺得金球奖,成为了世界第一人,也帮助曼联夺得了欧冠冠军,重新回到了欧洲之巅。

2008年夏天,C罗与皇马的传闻再次甚嚣尘上,皇马方甚至公开谈论了C罗的话题。对此,弗格森极其气愤,公开批评皇马主席卡尔德隆说:“他们以为他们可以凌驾于任何人之上,但是对我们,他们不行。皇马根本就没有道德和廉耻的概念。”

而且,弗格森还多次强调“C罗与曼联的合同还有四年”,俨然一副绝不可能放走C罗的架势。

在那之后,当C罗在发布会上公开宣布自己想要加盟皇马的消息之后,尽管C罗也承认这需要曼联同意,自己在这件事上并没有决定权,但是弗格森却并没在C罗这里重演多年前他与贝克汉姆的冲突,也并没有给C罗设置什么障碍,而是真的批准了这项交易,信守诺言地放C罗追梦去了。

如今,距离C罗奔赴西班牙已经14年过去了,C罗与曼联的关系又一次陷入了困顿的局面,我们常常笑称“七年之痒”,持续七年的婚姻会落入第一个危险期,而本赛季也恰巧是C罗与曼联相处的第七个年头。

事实上,C罗不是一个忠诚的人,他也几乎没有公开宣传过自己是一个忠诚的人,他职业生涯中的每一次转会都是干净利索且从不表示后悔。但是,弗格森的存在,依然让C罗第一次离开曼联的故事颇有一种游子离家远行追梦的感觉,因此才沦为美谈。

而现在,世上不再有当年那个小小罗,而足坛中也不可能出现另一个弗格森了。陪小小罗一同长大的人无法回到童年,而与弗格森一块变老的人则也永远得老去了。

C罗不应该再幻想自己还是那个一赛季能够成功过人一百多次的能够引起全欧洲豪门抢夺的过人王了,而曼联也不能继续沉浸在自己十年前二十年前成就的美梦中了。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为它点赞,更多精彩文章,请关注我的专栏。看透足球:专业视角,更有情怀。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