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人物分享:贝尔纳·阿尔诺——伯纳德·阿尔诺时尚帝国

作为全球最大的精品公司,路易-威登集团(LVMH)总资产高达330亿欧元。而阿尔诺持有该公司475%的股份,是LVMH最大的个人股东。52岁的阿尔诺生性沉稳,甚至有些寡言,不喜欢在媒体上抛头露面。多年来,国际精品界一直流传着一种说法:在贴在伯纳德-阿尔诺身上的所有标签中——“法国首富”、“精品界的拿破仑”、“时尚人”等等——有一个可能更适合这位莫测高深的法国企业家:一匹穿着开士米衫的狼。在2004年《福布斯》杂志全球富豪排行榜上显示,这位法国人的净资产为122亿美元,排行第21位。

阿尔诺进入精品界有些鬼使神差。阿尔诺家族原本做的是建筑生意,他在大学时选修的课程也与精品行业毫无关系。不过,他非常崇拜法国著名时装设计师克里斯蒂安·迪奥(1905-1957)。 1984年,35岁的阿尔诺从综合工科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决定投身时装界。在家族的鼎力支持下,他击败众多强手,收购了长期亏损的纺织品公司——博萨克集团(Boussac)。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相中的并非博萨克,而是该集团旗下已作古的设计师迪奥命名的时装公司。1987年,“贪婪成性”的阿尔诺把目光投向了LVMH公司。或许是时势造英雄,20世纪80年代末正好赶上经济不景气,阿尔诺得以非常低的价格大量买进LVMH公司股票。他利用该公司管理层之间的权力斗争,经过一场颇为艰苦的官司后,终于如愿以偿地把LVMH这家已成功的公司纳入掌中。阿尔诺的精品帝国至此已初具规模,他下一步要做的就是让LVMH的版图不断地扩大、扩大、再扩大……他的目标是要构建一个庞大的精品帝国,不仅包括精品时装,而且还有名牌手表、高档葡萄酒等等。说句大白话,他要赚有钱人的钱。

LVMH所属的路易斯-弗伊顿公司(Louis Vuitton)及酒类业务如Dom Perignon和轩尼诗等的强劲现金流让他获得足够的财力收购各种精品品牌:手表公司、香水制造公司、免税商品连锁店、百货公司,甚至还有精品拍卖行。建立LVMH帝国过程中,阿尔诺以难于对付、严酷、冷静和机警而著称,一如别人封给他的外号“狼”。在英国黑啤公司吉尼斯公司(Guinness)和大都会公司(Grand Metropolitan)要合并成新的大都会公司(Diageo)时,他极力反对。他的反对是有理由的,LVMH在吉尼斯公司持有重要股份。后来,在阿尔诺获得一笔数目可观的补偿金后,合并才得以顺利进行。

对号称世界上最好的白葡萄酒公司——伊奎姆公司(Chateau dYquem)的控制之战也充分体现了他的个性。这场争夺战爆发于1996年,至今仍未了断,成为阿尔诺和伊奎姆支持者之间的一场苦战。

1997年以来,该公司开设或收购了500余家商店,从化妆品连锁店到销售太阳镜和手表的专业商店等。2000年,这些业务销售收入约为24亿美元左右。精品行业是高利润率行业,像路易斯-弗伊顿酒的利润率就高达40%。零售业的利润率要远低于这个数。阿尔诺要想从零售业中大赚一把恐怕很难。

不过,好像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止阿尔诺不断的攫取。不久前他表示,LVMH公司的收购季节又到了。他说:“精品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它不像造汽车或其它工业品。你得有勇于成功的激情。我想,最起码在未来10年,我还能继续玩得很开心。”

2003年,LVMH又收购了巴黎的La Samaritaine百货商店,持有这家130年历史的百货公司2亿美元股份。他希望将它改造成一家精品商场,专门销售各种高档商品。阿尔诺的胃口已不满足于精品制造, 他要进入零售业,使LVMH锦上添花。

阿尔诺精于收购之道,但在与其他公司的对奕中,他并非招招领先。实际上,他也曾下过一些“臭棋”。多年来,意大利古弛公司一直是LVMH的劲敌。阿尔诺也早就有“收编”古弛之意,但他似乎比别人多了个心眼——他要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利益。

1999年1月,LVMH公司饿狼扑食般地扑向古弛,收购了后者34%的股份,成为古弛的大股东。古弛顿时失去了自由,受制于LVMH。面对这种情况,古弛CEO德索尔提出要求,让LVMH全盘收购古弛。阿尔诺拒绝了。道理自然很简单——全部收购要花很多资金。阿尔诺希望通过控股古弛,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一方面以较小的代价控制古弛,从而抑制住古弛强有力的竞争,另一方面从这笔投资中获取可观的收益。

阿尔诺这次失算了。遭到LVMH拒绝后,古弛管理层决定使出杀手锏:扩充股本,并将总股本的42%以3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阿尔诺的法国同胞公司PPR公司。扩股后,PPR公司成为古弛的最大股东,而LVMH公司在古弛的股份则从34%稀释至20%。不仅如此,古弛还与PPR达成一项战略协议,保证古弛公司的独立性,继续发展多品牌战略。

古弛的举措惹恼了阿尔诺。于是他向一家荷兰法庭提出起诉,要求就此进行调查(古弛虽是意大利公司,但总部分别设在意大利佛罗伦萨和英国伦敦,注册地则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阿尔诺称,德索尔言行不一,没有要求PPR公司100%收购古弛,但却将古弛置于PPR的控制之下,损害了古弛公司股东的利益。LVMH公司甚至还暗示,德索尔之所以会改变主意,是因为他和PPR公司订有一项秘密的君子协议:同意PPR作为古弛的大股东后,德索尔和古弛设计师汤姆·福特(Tom Ford)将获得一笔巨额股票期权。

2004年4月份,一家荷兰法院批准LVMH提出的要求,对古弛公司CEO德索尔2年多前的增资扩股行为进行调查。至今这场官司仍悬而未决。古弛也因此成为阿尔诺的心头之痛。不过,在外人看来,这起旷日持久的官司倒不失精彩。

在拒绝屈服的同时,阿尔诺又玩了个花招:要求PPR公司全部收购古弛的其他股份,包括LVMH公司在古弛的20%。显然,阿尔诺要逼迫PPR出手。如果PPR不全部收购,而且法院判决古弛的增资扩股行为无效,PPR将不得不从古弛退出,LVMH又会成为古弛的最大股东。如果PPR公司整体收购古弛,以阿尔诺提出的每股100美元的价格,LVMH公司在古弛的投资将获得6亿美元的收益!当然,也存在另一种可能:如果法院不认为古弛的扩股无效, PPR在古弛仍将稳坐钓鱼台,阿尔诺则将输掉其生意场上的第一场恶战。

收购古弛受挫后,许多人怀疑阿尔诺是否还有斗志。 阿尔诺的行动再次打破了人们的怀疑。1999年夏,正当网络风头正劲之时,阿尔诺成立了当时欧洲最大的因特网投资基金,希望藉此建立一个强大的网上精品帝国。通过收购数十家网络初创公司,他建立了一个名为Europ@web的公司。他要与软银等公司一争高低。

仅从个人而言,阿尔诺在网络的投资堪称最大。他把个人财富中的近5亿美元投入了Europ@web,在其他网络公司还投资有3亿美元。当时,有人甚至说,阿尔诺的投资成了欧洲网络经济的一个晴雨表。今天看来,阿尔诺的梦想实现起来会有不少困难。Europ@web所属的几个主要的网络公司均未能达到阿尔诺的预期。为此,去年6月底,阿尔诺不得不刹车。他说,他要考虑“战略调整”。

阿尔诺曾说过,他做生意的原则是要选好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在对网络的投资上,他似乎破戒了。他所收购的时装零售网站Boocom和音像制品公司博斯曼公司(Boxman)已相继倒闭。1999年收购 “拍卖场”网站(Aucland)时,他曾说过:“一两年内,我们在全世界的对手将只剩下电子湾公司一个。”实际情况是,直到现在,“拍卖场”网站在法国以外还没有赢得立足之地,即便是在法国,它也只能排在第二,市场份额远不及排在第一的iBazarcom网站。阿尔诺建构一个全欧网上银行——Zebank的计划也难以操作。europ@web在该项目上至少已投入8000万美元,但迄今其收益仍如同镜中花,水中月。据说,与2003年年初时相比,Europ@web已从30亿美元缩水至18亿美元。

尽管如此,阿尔诺还是赚钱了。他投入Europ@web只有5亿美元,光从账面上,他已赚了十几个亿。他投资另一个网络公司——LibertySurf网站仅花了5700万美元,而据Europ@web公司经理声称,现在他在LibertySurf网站的股份价值已达到10亿美元。

高盛公司曾预测,从2004年第二季度开始,精品行业将陷入低迷。这一预言放在LVMH公司身上却不灵验。第二季度,LVMH公司收入增长了12%,达29亿欧元(25亿美元)。2004年上半年,虽然主要市场增长缓慢,但LVMH公司的营业收入仍增长可观。

与2003年同期相比,2004年上半年LVMH营业收入增长了12%,达56亿欧元(47美元)。这主要得益于LVMH的时装和皮革制品分公司销售的强劲增长。上半年,LVMH时装和皮革分公司总收入增长18%,达17亿欧元。香水和化妆品分公司收入10亿欧元,增长15% ,其中JAdore分公司的香水销售额首次达到1亿欧元,是十多年来第一家获得如此巨大销售额的香水公司。零售业务收入也增长了15%。轩尼诗酒则是LVMH的另一个明星。得益于2003年推出的轩尼诗纯白葡萄酒,2004年上半年轩尼诗酒总营业收入增长了23%。

该公司预测,全年的总收入及营业收入增长不低于10%。而在精品行业排在第三位的古弛公司却降低了全年的销售和利润预期值。面对大好形势,最高兴的莫过于阿尔诺了。不过,业内专家越来越担心,由于阿尔诺的手伸得太长,进入了一些利润率远低于精品行业的领域,LVMH的前景可能会受到影响。

德尔菲娜身材细瘦纤巧,是路易·威登集团总裁伯纳德·阿尔诺的掌上明珠。她继承了父亲的商业头脑,从伦敦经济学院毕业后,一直在集团内部担任部门领导。2001年,她负责开发推广迪奥香水的新品种,成功地为自己在集团领导层赢得了声望。29岁时,德尔菲娜成为董事会里唯一的女性成员。

作为全球最大的精品公司,路易·威登集团(LVMH)总资产高达330亿欧元。德尔菲娜出生于1975年4月4日,在巴黎EDHEC商业学院毕业后,她到伦敦经济学院深造,毕业后加入全球最著名的战略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公司,成为一名国际管理顾问。 德尔菲娜在麦肯锡工作了3年,逐渐积累起一定的管理经验,这也给了她染指家族企业的信心。4年前,她正式加入路易·威登集团,担任部门领导。德尔菲娜一直致力于新产品的开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